中儲糧的糧倉又被“動了”,我們的糧食還安全嗎?
日期:2019-06-11 瀏覽

文 | 劉文昭

  河南一家糧油公司的經理李太生實名舉報糧庫做假賬的消息,引發網友關注。據李太生透露,他所在的糧庫少了120多萬公斤糧食,40萬公斤屬正常損耗,剩下的83萬公斤糧食當初根本沒有入庫。在全國糧食庫存正在大清查之際,這封舉報信顯得格外有分量。

  糧倉里的糧食“去哪兒了”?

  糧庫虧空的事兒,當地應該早就知道。據新京報報道,出現短缺的這批稻谷是2013年、2014年入庫的,原本計劃2018年出庫,由中儲糧拍賣給南陽天冠集團。

  2018年10月,當中儲糧對這批稻谷進行出庫檢查時,庫存短缺的問題被發現了。當時中儲糧還給糧庫下了整改通知書,其中寫道稻谷短少數量為“1247490公斤”,并要求傘陂糧油公司“立即補齊數量,確保賬實相符”,整改時限為2018年10月22-29日。

  中儲糧針對傘陂糧油該批稻谷短少問題給出的《整改通知書》.jpg 圖片來源:新京報

  舉報者李太生表示,這些糧食中83萬公斤當初根本沒有入庫,他是2016年調到糧油公司的,“這批稻谷入庫的時候我還沒來。”

  為了避免對前任遺留下來的問題擔責,他還多次向當地糧食局提出審計要求,查清賬目。

  蹊蹺的是,直到2018年5月,潢川縣糧食局才對他的前任姜發科進行了離任審計,審計也非常“敷衍”——內容均為傘陂糧油的賬面數字,未對糧庫內稻谷進行實物清點,也未顯示稻谷短缺的問題。直到中儲糧進行出庫檢查,才東窗事發。

  更詭異的是,糧食莫名其妙少了83萬公斤,除了李太生,其他人好像都不著急——2018年10月29號是整改的最后期限,半年多過去了,這批糧食到底怎么沒的,依然沒個說法。

  5月21日,潢川縣發改委的工作人員表示,潢川縣紀委已介入此事的調查,“信陽市一級的檢查報告很快會發布,是否存在短缺,到時候會有一個結果。”

  鄭州某酒店,李太生手拿實名舉報材料

  可以說,如果不是李太生的實名舉報,恐怕糧食虧空依然是系統內無人在意的小事。

  人們對糧倉不放心,是因為糧食腐敗太多了

  糧庫的糧食離奇消失,網友并不驚訝。一條被頂的最高的評論是,“一定要做好防火啊,別調查組還沒到就全燒沒了”。

  “防火”的調侃過去也曾出現過。2013年5月17日,中央巡視組曾進駐中儲糧總公司,5月31日其下屬的黑龍江林甸直屬庫就發生了嚴重火災,4萬噸糧食過火。這兩件事時間間隔之近,就讓很多網友不禁想起了《天下糧倉》中“火龍燒倉”“陰兵借糧”的橋段。

  黑龍江省中儲糧黑龍江林甸直屬庫糧食大面積過火

  公眾對中儲糧的不信任其來有自:近年來,糧食腐敗頻發,方式多樣,令人瞠目。

  一種常見的方式是“以陳換新”。2015年,央視即曝光過遼寧、吉林等地糧庫和糧商勾結,以陳糧頂替新糧賺差價的行為。

  除了“以陳換新”,還有“移花接木”與“虛假交易”。所謂“移花接木”指的是糧庫平時謊報糧食總量,貪污補貼款,在領導視察時,把別的糧庫的糧食臨時調來,彌補虧空。

  “虛假交易”則是指僅在賬面上的重復交易——“糧庫先讓其他企業把糧食買下,等到國家實際收購時,糧庫再從企業那里把糧買來。其實是同一批糧食,糧食沒有走,只在賬上走,騙取了收購款”。

  如果說“以陳換新”還能保證糧倉里有糧食,那“移花接木”下的糧倉只有虧空。

  此次事件的內幕為何,還要等調查結論。不過,新京報找到了涉事批次稻谷的賬目——其中寫道2013年10月某日,一名叫朱士學的人上交了稻谷3.67萬公斤。依據賬目上的姓名、身份證號,朱士學原來就是為傘陂糧油看大門的朱大爺。

  而朱大爺表示,近十年來,他從未向糧油公司交糧,更沒有收到過糧食款,當時的經理姜發科曾向他要過身份證,“領導要就給了,不知道做什么。”

  “移花接木”“以陳換新”“虛假交易”也只是儲糧腐敗的冰山一角,中國人民大學農業與農村發展學院副院長鄭風田曾表示,“以次充好、以假亂真套取國家補貼,從各種項目上拿回扣、在賬上作假,腐敗形式非常之多”。

  為何儲糧領域這么容易腐敗?國糧食協會的一位負責人透露,中儲糧的各個直屬庫名義上是專注于糧食收儲、流通,不生產終端消費品,因而免于紀檢、工商、稅務、衛生等部門的外部直接監管。

  還有專家指出,按照《中央儲備糧管理條例》,國家糧食行政管理部門負責中央儲備糧的行政管理,但現實中,糧食局往往求著中儲糧收購農民的糧食,根本談不上監管。

  此外,中儲糧的壟斷地位,也讓其很難被社會監督。據鄭風田介紹,“糧食儲備比較特殊,一般多少糧食,在哪收的,不會告訴外界,某個地方只有一個領導掌握,這相當于一個人說了算。那就很容易出問題。”

  除了加強監管,還能做什么

  鑒于中儲糧的不透明,有學者認為遏制儲糧腐敗,需要增加糧食收儲的透明度,完善監管體系,不能再讓中儲糧自己監督自己。

  不過,任何監管都需要成本,再嚴格的監管也會有漏洞。由于中儲糧被賦予負責整個國家糧食收儲的重大使命,所以在政策和資源上占有很強的優勢,大量糧源因此被控制在中儲糧手里。

  農業研究員馬文峰認為,糧食收儲是糧食短缺時代采取的措施,通過國家來對糧食資源進行配置,而現在糧食短缺時代已經結束,國家再對資源配置,就不可避免地會產生腐敗、倒賣糧食、陳糧冒充新糧等問題。

  “企業手里儲備著大量的糧食,倒賣糧食、陳糧冒充新糧對于企業和個人都有巨大的誘惑力,很難保證不出問題。”

  他認為,我國應該停止糧食收儲,通過糧食目標價格保障農民收益,只保留部分戰略儲備即可。

  也許有人會問,不重視糧食收儲,萬一糧食不夠吃怎么辦?要知道,在現代社會,“糧食戰爭”和“糧食制裁”,因為面臨巨大的道義壓力,早就被國際社會拋棄。

  就算是擔心被卡脖子,非要搞糧食儲備,也不是糧食儲備得越多越好。印度作為人口大國,也有糧食儲備,但跟中國比就少得多。以小麥為例,印度2015/16市場年度的期末庫存只有1190萬噸,而中國是8957萬噸。

  要知道,糧食儲存需要成本,儲存條件不好,儲存時間過長,會造成糧食發霉變質,正好給了不法分子貪腐的借口。

  因此,國家到底需要多少儲備糧,儲備糧中的陳糧和新糧各占多少,陳糧如何處理,這些都需要科學決策,并充分討論;就算要收儲,也應該讓更多的民企參與其中,用競爭增加透明度,打破壟斷。

  總之,糧食儲備不是不能搞,但要有個限度。盲目大搞,除了會造成浪費,還可能把碩鼠養得更肥。

免責聲明:本文來自騰訊新聞客戶端自媒體,不代表騰訊網的觀點和立場。
樱桃之恋免费试玩